bodu.com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穿着囚服的律师

今天李庄律师被控伪造证据、妨害作证案第一次开庭审理,全国四十多家媒体现场跟踪报导,网上报导、评论覆天盖地而致,掀起重庆打黑活动的另一热流潮。更富有戏剧性色彩的是举报他的人正是他所要为其辩护的犯嫌龚刚模,有报导还说他可能为获得立功机会。这事实属罕见,没准又创造了一个“中国第一”,网络言论众说纷纷,事件的更深层细节还待发展中澄清。在网上看到了穿着囚服的李庄,心里有点悬,他是否真的象中青报说得那样不可思议,或抑是掉进了一潭深不可测的浑水。律师穿上囚服自从1997年新刑法实施后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事,任何职业群体又何尚没有这样或那样的是非,是非本来就是要给人们理性或非理性地议论的,从此角度而言也没有可大惊小怪的。如果他确实是触犯了刑律,那也是咎由自取,如果另有冤情,那么希望能还其清白,无非如此。无论如何,律师穿上囚服给人心理的反差是很大的,不管穿得该不该。对律师界而言,犯罪嫌疑人龚刚模举报辩护律师李庄这一罕见的现象将成为律师执业风险中又一个极具警醒意义的标志性事件。《刑法》第306条治律师之罪的条款未来取舍走向应该说跟每一件律师涉该罪名的案件及其影响均分不开的,这是个利弊的量的积累及衡量过程,自从1997年《刑法》修定以来,争议十来年了。没有《刑法》306之规定,律师作为一般的主体也会因妨害司法而可能获罪,问题在于《刑法》306条的出现具有强烈的针对性,从而带来某种程度的效应。事实上是1997《刑法》颁布后,律师刑事辩护活动中被指控犯罪的事件接踵而至。律师界反对《刑法》306条并谋求某种超越性特权,更不是毫无限制的刑事辩护豁免权,而是希望得到较为公正的对待及适当的保护。

今天在网上看到了庭审中穿着囚服的律师,那囚服具有某种强烈的信号。囚服是犯人穿的,看守所里犯嫌统一的着装是否应定性为“囚服”,从法律上看是不能定性为囚服的,但他给公众传递的信息就是一个罪犯的形象信息,一种和“囚服”等同的标志。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任何人在被依法宣判有罪之前,均应以无罪对待。犯嫌在看守所里,为了方便管理进行着装统一,那是无可厚非的,但他们离开看守所,走向法庭接受审判或其他公开场所时,不应该身着有强烈“罪犯”印象的“囚服”,因为这样做的后果是一个人在没有被宣判有罪前,已经被强加了一种罪犯的形象,是不应该的。以前对这种情况熟视无睹,也就没有太多的思考。今天因为看到穿着囚服出庭的李庄,在律师和罪犯的强烈反差下,留意到犯嫌身着“囚服”出庭的做法是极其不妥的。视似鸡毛蒜皮的细节问题,但足以反映我们对权利尊重得不够。

分享到:

上一篇:《侵权责任法》解读——共同侵权法律问

下一篇:

评论 (2条) 发表评论

  • 罗柏丝
    罗柏丝 : 律师获此罪名,应已不鲜见,但李庄案的特别之处在于当事人举报辩护人,且经媒体大肆报道,因而比以往任何类似案例均有更大社会轰动。总之,心情很复杂,案件扑朔迷离,有罪无罪,很快当有定论。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还是不碰这把悬在律师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为妙。

    2010-01-04 23:17

发表评论
验证码